筆趣閣 > 玄幻小說 > 帝道獨尊 > 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 身份暴漏

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 身份暴漏

天v才?一秒}記住http://www.mnbjnz.icu,    外界,到處亂糟糟的,各族熱議,心驚肉跳。

    少年魔王兇威赫赫,雖然崛起的時間極為短暫,但是他干出的事情太輝煌了,已經是名傳天下的狠人,已經將其當做超級通緝犯去對待!

    可是誰也沒有想到,少年魔王還有幫手,甚至還是兩大虛仙強者!

    “看看,天竹一脈雄霸的資源秘境,時空蟲洞三個模糊的身影,這說明他們三位,都有潛質去映照時空蟲洞!”

    “天庭一脈要崛起了嗎?三大頂尖虛仙出世,這能量不容忽視。”

    “其實,我至今也想不清楚,天竹一脈到底是怎么惹上少年魔王的?為何少年魔王要百般針對他們一族?”

    有些人開始同情天竹一脈了,接連遭遇少年魔王的襲擊,現如今資源地損失慘重,也沒能留得下少年魔王。

    當然這些群族并不知道過多的內情,猜測是少年魔王領的頭,其實不知道是一個叫夏昆侖干的......

    還不到一天的時間,消息傳到了天竹一脈,天竹一脈的一群老祖狂怒了,都要暴起殺人!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竹原力直接癱瘓在地上,渾身冷汗橫流,特別是一群長老的憤怒火焰,都要將竹原力活生生給碾死。

    “你干的好事!”

    老祖都氣得渾身青筋暴起,讓竹原力驚恐,顫聲道:“夏昆侖,他怎么可能是奸細,甚至還和少年魔王混在一起破壞了始祖造化地,我不相信,夏昆侖很可能被斬掉了,肯定有人在冒充夏昆侖!”

    別說是他竹原力不相信,家族中一些長老都不敢相信,紛紛覺得,竹原力推測的是正確的,夏昆侖應該是在萬族戰場被斬掉的,有人冒充了他!

    不過有人,突然驚恐道:“如果說夏昆侖一直都是奸細,甚至還是一位奇門宗師,那么七色元仙樹,甚至竹高歌他們.......”

    話說到這里,竹原力惶恐,差點嚇尿,如果這一系列的大事,都是夏昆侖干的,這簡直就是......喪心病狂啊!

    “查,給我查!”

    該族的祖地都暴亂了,家族出現了重大奸細,甚至還是外門首屈一指的強者,在天竹一脈修煉了一二年,而且接觸了群族最頂尖的洞府,這事情太大了!

    很快,整個祖地爆發了大震蕩,前來探查的數位老祖都暴怒,差點噴出一口老血出來。

    他們氣得直哆嗦,臉色鐵青,神龍洞天徹底廢掉了,漫長歲月積攢的精氣虧損的一干二凈,甚至附近上百頂天洞府,虧損也極為嚴重!

    “啊.....”

    有人承受不住,發出凄厲的嘶吼:“夏昆侖,你到底是誰,是誰!”

    上百頂尖洞天啊,精華物質幾乎被盜取的一干二凈,這種絕戶手段讓老祖的心頭,都在滴血!

    這簡直就是一個天大的禍害啊,可是一直到現在,他們才知道,太恥辱了,一群老祖都受不了了,散發出恐怖殺念!

    他們這一族從立族以來,什么時候吃過這么大的虧,更何況這事情太丟人了,一旦傳出去,會淪為笑柄的。

    “夏昆侖,你到底是誰啊!”

    天竹一脈廣袤的祖地都在顫抖,都有冰冷的殺念外泄,橫掃了浩瀚的天竹洲,引起了大波瀾!

    這么多頂尖洞天幾乎被毀掉,夏昆侖肯定早就混入天竹一脈了,他的膽子到底有多大,難道七色元仙樹,也是他下的手!

    “肯定是,在九鼎拍賣會離開的時間,夏昆侖被少年魔王身邊的強者干掉了.......”竹原力還在推卸責任,畢竟夏昆侖是他招入群族的,發生了任何事他都要擔責任!

    “吼.......”

    然而,一聲震天動地的吼聲炸開,轟隆一下子席間而來,直接震死了竹原力!

    竹立輝發狂,一吼星空顫栗,日月無光。

    他站在蘇炎昔日的洞府當中,以秘寶推算出這里曾經發生的一些事,雖然畫面模糊,可還是看出來,竹高歌是被夏昆侖鎮壓的!

    “真是豈有此理!”

    一群長老氣得都要暈厥,從一開始,夏昆侖就所圖甚巨,七色元仙果被盜走,絕對也是他下的手,竹高歌不過是背了黑鍋而已!

    一切的事情水落石出!

    該族舉族難安

    ,散發出洶涌怒火,讓偌大的天竹洲都搖顫起來,奇恥大辱啊,讓天竹一脈還有什么顏面,號稱仙門道統!

    “夏昆侖你到底是誰?”

    竹立輝的面目凄厲,怒道:“他到底是怎么破壞始祖造化開啟的,他到底是怎么盜走七色元仙果的,其他的事情都可以解釋出來,可這兩件事,如何解釋!”

    “夏昆侖送入始祖造化地一位女子,造化地就關閉了!”

    有長老連忙開口,將竹月的樣子,也烙印在虛空當中。

    竹立輝看到這張人像,他的一口氣險些沒能提上來,發出近乎癲狂的笑聲。

    他明白了,一切都明白了!

    是竹月,那么幫助夏昆侖謀劃,采摘七色元仙果的,必然是始祖弟子!

    夏昆侖絕對是玄黃宇宙走出的強者,現在一切都可以解釋清楚了,若不然少年魔王怎么可能和夏昆侖混在一起!

    “報應,哈哈哈,報應啊!”

    竹立輝宛若瘋掉,眼睛血紅,發出悲憤的吼聲!

    他唯一的親子,被蘇炎干掉了,這就是報應,就是因果!

    可俗話說,有因必有果,他嘗到了苦果,可是到頭來,卻什么都沒有得到,這可真的是,奇恥大辱!

    “什么?那女子是玄黃宇宙的族人,是始祖弟子培養的親傳弟子!”

    舉族轟動,嘩然一片,此事一旦傳出去,影響太惡劣了,單憑巨竹是始祖的親傳弟子,足夠爆發驚人的風暴。

    “報應,竹立輝,還有你們,這就是報應!”

    猛然之間,陣陣低沉而又嘶啞的聲音炸響了,在天竹一脈的天牢當中,有些瘋狂的笑聲炸響:“哈哈,報應啊,竹耀還活著,哈哈哈,這就是報應!”

    “看看你們的樣子,真夠可悲的,當年竹耀奉命坐鎮玄黃宇宙,上百年的艱辛,沒有任何怨言,甚至都放棄了大羅路,結果換回來的,就是血腥屠滅......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報應啊,哈哈哈!”

    氣氛陰森的天牢當中,關押了上百位曾經威懾一方的強者,披著沉重枷鎖,帶著腳銬,發出瘋狂的笑聲,但是他們的眼睛中熱淚盈眶,有人發出竭斯底里的吼聲:“等著吧,始祖會回來的,你們這幫妄想締造天族輝煌的人,改寫我族族號的人,將會沒有一位有好下場!”

    “咳......咳.......”

    竹立輝氣得噴血,渾身直哆嗦,指著天牢之地,凄厲道:“殺....殺....給我殺了他們,殺!”

    “轟隆!“

    一股龐大威壓猛然之間降世,讓所有的人都在顫栗,竹立輝也不排除,這是祖庭中的無上存在降世,鎮壓了黑暗天牢!

    “竹天,你也不得好死,未來也沒有好下場的.......”

    陣陣嘶啞的咆哮,漸漸被壓制住,黑暗天牢被徹底永封!

    群族的老祖都大氣不敢喘,很清楚這些人的來歷,都是昔日家族的元老。

    之所以不除掉他們,是希望他們可以回心轉意,可以為群族效力,畢竟天牢中鎮壓的強者,有一些大羅真仙,根本不舍得屠滅!

    “至尊老祖.......”

    竹立輝他們伏跪在地上,對著前方黑壓壓的影子叩首,他的氣息太驚人了,整片時空都屈于于他的身影之下,一切都被鎮壓了,仙道都不復存在,這是至尊領域!

    竹天是始祖最出色的弟子之一,已經極少出關了,現在這事情已經觸怒了他。

    “竹耀,始祖門下最不成器的弟子,哼。”

    他冷哼,并不在意,他最在意的是天竹根經,原本竹天想要占有天竹根經,可惜失敗了。

    因此將這東西,栽種在他一個出色后代體內,希望可在他體內培養出來!

    可是始祖的造化地,發生這般變故,讓竹天豈能不惱。

    “老祖,事情還不是特別糟糕。”

    有長老顫聲道:“竹陽華,鎖定了夏昆侖他們三位的蹤跡,我族已經調派大軍前去圍剿了,他們三個即便是有三頭六臂,也活不過明天!”

    黑暗中盤踞的身影,緩緩模糊。

    但是徹底消失的時刻,一片古老的葉子落了下來。

    看起來普通的葉子,當落在他們面前的時刻,就如同宏大的天域

    世界墜落下來,氣息恐怖絕倫!

    “將此物帶上,打開它殞落的造化空間!”

    冷漠的聲音炸響了,讓竹立輝他們震撼,這應該是始祖之物,或者是始祖本體落下來的一片葉子,這可是舉世難求的寶物!

    “少年魔王,還有夏昆侖,我看你們可以活多久,我倒要看一看,你究竟是誰!”

    竹立輝心中盡是復仇怒火,唯一的親子被斃掉,這仇恨太大了,甚至他想不到的是,竹月還活著,這件事對他的沖擊力太大了。

    那么夏昆侖,絕對是玄黃宇宙的強者。

    會是誰?

    他隱約間想到了一個人,一個葬身于黑暗中的狠人,連仙泰然的化身都干掉的蘇炎,這夏昆侖會是蘇炎嗎?否則誰愿意為竹月這般拼命!

    “不管你是人是鬼,總之你活不了太久。”竹立輝心中殺念起伏。

    萬族戰場,蘇炎的養傷之地。

    快一天的時間過去,他虧損的能量恢復了大半。

    “明天早晨,差不多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一株接著一株寶藥,不斷被蘇炎煉化掉,為了盡快恢復到巔峰,他完全不在乎這些天材地寶,不斷吸收煉化!

    距離他十萬里開外的區域,并不寧靜!

    天竹一脈,一位接著一位真仙到來,一共十大真仙降臨。

    他們快速朝著蘇炎蟄伏的目的地趕去,速度非常快,各自也執掌大殺器,有備無患。

    恍然間,冰冷到極致的殺念,波及而來,簡直冰封了方圓十萬里!

    這可是十大真仙,雖然有八位修行在一重天境界,可在怎么說也是十大真仙領域的強者降世,震懾人心!

    現如今,各大仙門道統,都在瘋狂培養真仙強者,為他們群族的年輕王者保駕護航,同樣也是為了攻打萬族戰場更多的造化地。

    此役,天竹一脈為了緝拿蘇炎他們,直接殺出了十大真仙,執掌大殺器!

    “有人在逼近,好快........”

    盤坐在地上修煉的蘇炎,心中咯噔一下!

    “我大意了。”

    他下意識心驚,開天筆給予了自己太多的安全感,可偏偏這種安全感,讓蘇炎喪失了一直具備的敏銳嗅覺!

    這一刻他明白了,什么都是虛的,任由你至寶萬千,沒有強大的實力,終究要面對生死威脅!

    蘇炎很快猜測到是天竹根的緣故,否則其他的寶物,也不會蒙蔽自己的感知。

    蘇炎的臉色有些冷,想要離開斷然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他以天遁之眼洞察到,方圓百萬里,有數萬大軍橫列,這是天羅地網,插翅難飛啊!

    大危機襲來,蘇炎越發的冷靜,在思考生路。

    雖然蘇炎氣化三清狀態,可同時間攻伐數位真仙強者,但是此役來的十大真仙,陣容驚人,已經威脅到了蘇炎的生命!

    “這小子倒是能撐得住氣,現在還不跑?”

    “他是奇門宗師,知道這是死關,跑了也沒用。”

    “這里只有他一人,仙族來了不少強者,都被我們擋在外面,仙族可是開出了十萬斤仙道石的價格,要買少年魔王的頭顱,如果是活著的,甚至愿意付出二十萬斤仙道石!”

    十大真仙,臉色微沉。

    他發現這里僅有夏昆侖一個人而已,少年魔王和不滅體都沒了!

    這些人冷漠的目光看著蘇炎,像是在看一個死人。

    一位傷勢未曾痊愈的虛仙?抵擋十大真仙?完全是癡心妄想!

    “夏昆侖,死到臨頭了,有什么話就說吧!”

    一位藍衣真仙走來,竹印立冰冷的目光看著蘇炎,冷冽道:“你究竟是什么人?我希望你說清楚了,否則我保證,你想死,都難!”

    蘇炎盤坐在一座大山之上,還在養傷,不斷煉化體內的不朽寶藥,恢復人體能量的虧損!

    蘇炎也抖了抖衣袖,將昏睡的雪白小獸拎出來。

    “擋住他們,讓你狂飲十大碗!”

    蘇炎平靜的話語,讓十大真仙懷疑人生。

    一個小耗子?擋住他們?

    這個夏昆侖,是一個瘋子嗎?

    (大章!)http://www.mnbjnz.icu/8_8665/
时时彩定位胆个位一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