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科幻小說 > 仙帝大道 > 第五百四十八章 青月峰考核(八)

第五百四十八章 青月峰考核(八)

天v才?一秒}記住http://www.mnbjnz.icu,    那茉鋒也是個頗有決斷之人,見山海宗后援來到,心中早已經開始搜索脫身之計。

    正在這時,被凌琳琳等人久久圍攻的鐵腹蜈蚣無力地發出一聲哀鳴,倒伏地上,掙扎幾下便不動彈了。它的頭部、口腔、腹尾多處噴濺出大量的藍色血液,但是堅硬的甲殼倒是受創不多。

    這樣的話,這次青月峰考核的最終結果,還是凌琳琳這一組勝了,畢竟是她們先發現這只鐵腹蜈蚣且按規則將之擊殺的。

    見此情形,馮月蘭這組人的臉色都不好看。他們甚至覺得,凌琳琳這組人之所以能夠這么快找到這只鐵腹蜈蚣,與茉鋒等人進入青月峰活動造成的血氣,引起鐵腹蜈蚣注意不無關系。

    所以,她看向茉鋒的眼神之色,立馬就多了很多的厲色。

    后者心中一悸,覺得必須趕緊逃離。但是,逃離之前,那個小丫頭不能不解決掉。念及至此,向左虛晃一招,引葉梟的攻擊撲了個空,然后向右后側一記飛踢,將晉凌踢開。同時,人在半空中借著這一踢反震之力,身子一折,撲向了茉仙兒。

    這幾下非常突然,頗有兔起鶩落之感,晉凌與葉梟實力本就不如對方,突然之間,應對倉促,剛回過神,就見那茉鋒距離茉仙兒已經不過丈余遠。

    想要相救,已來不及。

    可是,在這危急時刻,只聽得“哼”的一聲,一條淡淡的紫影,虛實交錯地憑空浮現在茉仙兒面前。

    接著,一道紫光凌厲地從側后方飛來,重重地擊在茉鋒腰間。

    這道紫光將他的身體硬生地撞偏了數尺。同時,一陣難聞的焦臭味傳來,紫光與其身體接觸的部分,像是被烈火燒灼過一般,烏黑一片!

    茉鋒急忙一個翻身,躲在一棵大樹之后,臉上神色痛苦,一看腰間,已經是被利刃割得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“是誰?!給我出來!”茉鋒又驚又怒。來人近在身旁,自己竟然沒有發覺,光憑這一點,對方的身手就不在自己之下,恐怕也臻仙宗級。

    那條淡淡的紫影上前數步,虛實交錯地憑空浮現在他面前,手輕輕在前方一伸,一面紫色的兩刃回旋飛盤便輕輕落在她的手上。

    “是你!”茉鋒一臉的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出手的是一名年輕女子,不過二十出頭的年紀,英姿颯爽的樣子,一頭長發被染成了血紅色。這女子手上紫光盈盈,猶自作出可能再度一擊的樣子。

    這人,正是馮月蘭。

    馮月蘭一出手,在場者均大吃一驚。山海宗的弟子們只聽說過劉沐風長老收了一個侍女馮月蘭當弟子,傳授了她禁秘的紫極功,而這馮月蘭別的資質倒也罷了,在這紫極功的修煉上極具天分,進步神速。甚至能與一些核心真傳弟子媲美。

    但是,大家卻極少親眼見過她出手。聽說,凡是與她動手的,基本上都落得個非死即殘的下場。其心狠手辣可見一般。

    偏偏,那劉沐風長老,又百般地維護于她。

    “在我山海宗禁地,你一個外來者,還敢放肆!”馮月蘭聲音冷峻,明顯有一股壓抑不住的火氣。當面被凌琳琳一組出了風頭,考核失敗,她確實非常惱怒。

    向來,她都是一個好強的人。

    隨著她一聲暴喝,手上的回旋刃盤閃著懾人的紫色鋒芒,再度飛旋而出,攻向茉鋒。后者揮起鬼鐵狼鞭,想要將之擊飛。

    誰知道他這鬼鐵狼鞭善于變化,那回旋刃盤路線更是奇詭,在空中竟然連續變了四次弧線,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,轉至其后背,哧的一聲,將其右后肩胛骨撕裂了一個大口子。

    這回旋刃盤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質所制,竟然可以輕易撕開仙宗級強者的護體仙力。

    “好啊,你們宗門的長老們也真舍得,這樣上好的仙兵,竟然落在一個年紀輕輕的小丫頭片子手里。”茉鋒不怒反笑,捂著肩膀,咧著嘴看著馮月蘭,那笑容中頗有意味。

    馮月蘭沉著臉沒有說話,只是微微點了點頭,她身后的兩名仙士躍上前來準備動手。

    茉鋒見狀,急忙高叫道:“別!別動手!我有話說!”

    連續被馮月蘭那詭異的回旋刃盤所傷,他已經沒有了之前的驕傲氣焰。

    那兩名弟子哪里肯聽,持劍強攻。他們也是中級仙尊級的修為,又習有山海宗強大的仙技,茉鋒腰間劇痛,只怕還被紫極功傷到了骨頭,躲閃不便,三下兩下便被擒下,被兩把劍架在了頸上。

    然后,現世報,來得快。原來捆著茉仙兒的繩索,捆在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笑話,在山海宗腳底下欺負門內弟子,雖然只是個柴火隊的,可也是宗門的臉面啊!所以,山海宗的弟子們對他毫不客氣。

    “馮師妹,這人,還有那個小丫頭,地上那些死者,怎么處置?”鄒晶問道。

    馮月蘭看向鞏向海:“鞏師兄,這事你看如何處置?”

    雖然現在她的實力暴漲,算得上外門強者,可是對于內門弟子,仍舊十分客氣尊敬。

    鞏向海考慮了一下,說道:“全部帶走!先帶到宗內馴獸場關起來,然后由門內長老處置!”

    于是,山海宗外門鳴鳳戰隊這兩組弟子開始打掃戰場。他們進行了簡單的療傷之后,抬起戰死的一名弟子的尸體,還有幾名外來者以及兒腹蜈蚣的尸體,帶著綁了的茉鋒和茉仙兒,下山而去。

    半個多時辰后,他們來到了山海宗設于這青月峰下的馴獸場,整備休息,安放死者,并向外門通報了這一消息,等待外門來人處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茉鋒被關在了馴獸場一處堅固的獸籠中,手上綁了玄鐵鏈,封住了身上幾處要穴,還有山海宗弟子嚴密看守。

    深夜,馮月蘭緩緩地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“馮師妹,你還沒睡啊。”看守的弟子打著呵欠,對于這位雖然修為高深,功法可怕得嚇人、且背后有外門長老撐腰的師妹,他是又敬又畏。

    “你先去睡吧,我來守夜,也有話問他。”馮月蘭說。

    “師妹,你一個女孩子,守夜只怕太累了吧。”那弟子猶豫著。不過看到對方眼眸中那深沉的紫光,不由暗中打了個冷戰,不再說話,抱著兵器走了。

    茉鋒坐在籠中的干草上,仔細打量著馮月蘭,眼光中戲謔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我想的沒錯,你果然要來找我。”他說。http://www.mnbjnz.icu/17_17020/
时时彩定位胆个位一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