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都市小說 > 回到過去變鸚鵡 > 284、半年時光
天v才?一秒}記住http://www.mnbjnz.icu,    次日,緋虎和吳老說起學費的事,吳老有些詫異的看著它:“怎么突然想起這事了?我們這個圈子和其它地方不同,不管是收徒還是訓寵,主要看天賦。”

    “沒有天賦給多少錢也進不來,能進來的都是我們千辛萬苦尋來的,為此,能入訓寵師門下的弟子,不僅用不著交學費。通常情況是你們什么困難,做老師的會盡其所能幫你們解決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們在老爺子您這白吃白住,您教導我們還得費盡心力,一分錢不交我們這心里實在過意不去啊。”蘇萌萌下意識的開口道。

    “老師不缺錢,說實在話,你們手上現有的那點小錢對老師而言實在沒什么用處,你們想報答我,就努力訓練。”

    “等你們出了師,在這個圈子里的名氣和影響力越大,老師就會越受人尊敬。”

    “到我這年紀的人了,只要能保自己晚年平順,后輩家人前程無憂,就足夠了。”吳老爺子擺了擺手。

    吳伯強把話都說到這了,緋虎和蘇萌萌都不再好說什么。

    吳老的話沒錯,但看他手中的這片草原就知道,他們手上那點錢財,對此老而言實在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吳老不收學費,他們又都正式拜入了他門下,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學習和訓練,力爭不墮此老的業界的威名,并在以后吳老用得著他們幫忙的時候,再盡己所能。

    “接下來你們至少要在我這住半年時間,接受系統的訓練,同時每個月花十天時間,跟隨西蒙和雪豹入昆吾山進行野外訓練。”

    說完學費的事,吳老又叮囑了一句。

    緋虎等對此沒有什么意見,當天晚上,蘇萌苚讓緋虎幫忙給喬爸打了個電話,麻煩喬爸幫忙找人每個月給她的房子打掃兩次衛生,她把房子的鑰匙寄回去給他。

    這種小事,緋虎自然不會拒絕,喬爸接到電話,二話沒說就同意了。

    接下來,緋虎、蘇萌苚和鳳橘就全力投入到了訓練中,除了學習戰斗技巧,刺激反應的靈敏度,浸泡藥浴之外,老爺子還要教他們獸語和御獸術。

    雪豹也被抓起來和大家一起訓練,訓練的時間安排得極滿,緋虎、鳳橘每日回到家,洗完澡立即就想躺到床上去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蘇萌萌也很累,但她沒有忘記她的小說,再累每天晚上都會抽出兩個小時出來寫書。

    經過這一段時間的鍛煉,她覺得自己腦子的活躍度和反應能力比以前增強了不少。

    每天兩個小時,她能輕輕松松的寫完六千字,質量還非常高,情節特別順的時候,可以寫出九千字。

    為此,雖然每天累得要死,她的小說進度竟是一點沒被拖下。

    忙碌的時間總是特別快,一轉眼一個多月的時間就過去了。

    七月中旬的時候,喬翊神神秘秘的給緋虎打了個電話,說田小恬到深港工作了,和喬爸的互動不少。

    另外隱晦提出,他和胡謙想趁暑假來看看它,胡謙以本市第二名的成績進入了深港最好的高中。

    胡爹大喜過望,拍著胸脯向兒子承諾:可以滿足他任何不觸犯律法以及不會涉及自家生命安全的要求,胡謙提出的要求就是想胡喬翊一起來看緋虎。

    “喬翊啊,這事我做不了主,需要我的老師同意,我現在特別的忙,每天都在訓練場上,每個月還有十天呆在昆吾山里,你們過來了我也沒時間陪你們。”

    “當然,你們若實在想過來的話,我就去問問老師。”緋虎想了想才接口道。

    “那算了,我看孔前輩多半不會同意我們過去。”喬詡打電話的時候胡謙就坐在他身邊,聽了緋虎的話,胡謙出言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關于訓寵師的事他們幾個從廈港回來并未向任何人透露,胡謙雖然對那個世界很好奇,但他到底是不是幾歲的小孩了。

    他是已經十四周歲、初中畢了業,智商又很高的少年,行事頗有分寸,知道哪些事能說能做,哪些不能。

    “胡謙啊,恭喜你中考大捷,等我回去請你吃飯。”緋虎聽了少年話,頓時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好,就這么說定了,我就等著你這只土豪鳥早日學成歸來,到時候咱們一起四處浪,對了,你放心,你不在家的這段時間,我會督促喬翊學習和鍛煉身體。”

    “不讓他丟你這個南御園最受歡迎的智鳥的臉。”胡謙立即接過話頭。

    “喬翊和胡謙這兩個孩子都挺有意思。”坐在旁邊聽他們講電話的蘇萌萌不由感慨了一句。

    時光緩緩推進,緋虎、鳳橘和蘇萌萌每天仍處于水深火熱的訓練之中。

    它們的身體也在一天天的發生著變化,本事一天天的增強,一轉眼又是兩個多月時間從手指縫里溜了過去。

    轉眼到了中秋節,中秋節吳老爺子給大家放了天假,讓緋虎和蘇萌萌有些驚訝的是,這么長時間,吳老爺子的家人一次沒有出現過。

    他也絲毫沒有回去看望家人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老師,您中秋節不回去和家人團聚么?”中秋夜當晚,吃過晚飯,緋虎等人和吳老一起坐在院子里賞月的時候,它忍不住問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在做事的時候,通常不會和圈子外的人來往,家人也不例外,他們知道我的習慣,只要我人在西海這邊,就不會前來打擾。”

    “等你們的訓練告一段落,我就會回去,不用為我擔心。”吳老轉目看了它一眼,笑著回答。

    “對不起老師,為了我們幾個,竟讓您和家人團聚的時間都沒有。”蘇萌萌一聽,頓感滿心愧疚。

    “你這丫頭,身為訓寵師,在我這個年紀,還能收到你們幾個是多少人想都想不來的美事,又哪來的對不起之說?”

    “至于和家人團聚,做我們這一行,本就和其它行業不一樣,一個人既想有遠超普通人的能耐,又想和普通人一樣,時刻享有天倫之樂,哪有這樣的美事?”

    吳老十分豁達的笑了一笑,相對其它的訓寵師而言,他的人生算是很完滿,不僅能善始善終,在業內享有盛譽,還能有兩子一女,兒女們個個都有出息。

    雖然大家不時常見面,但父子間的感情卻一直不錯,做人做到他這地步,還有什么不滿足?http://www.mnbjnz.icu/19_19909/
时时彩定位胆个位一码